合肥調查公司對她造成的更加讓她心悸的

有些路,走上去了是一種錯,但回頭更是一種錯。對一個女人來說,婚姻最怕什么呢?婚姻并不懼怕道德的全盤敗壞,合肥調查公司對她造成的更加讓她心悸的,因為這樣的女人能夠接受自己,也不怕徹底的深情,因為這樣的女人愿意成全,所以最無情和最深情都不是婚姻懼怕的。

然而婚姻很怕若即若離,翻來覆去,怕輾轉反側,說白了,婚姻其實并不怕半路離開,而是怕半路回頭。女人,有些錯,不要犯,如果犯了,就將錯就錯吧,因為常常是回頭的時候才發現,再也回不到從前。

李萌說自己在婚姻里犯下了兩個錯誤,一個是背叛了婚姻,另一個是背叛婚姻后又選擇了回歸家庭。而這兩個錯誤中,后者對她造成的傷害是更加讓她心悸的。那年李萌去參加一個聚會,過程中她邂逅了一個情場老手,她不幸的成為了對方的獵物,被俘獲,被捕捉,無法掙脫他編織的情網。

女人深陷沉淪般的感情后,最直接的表達方式就是渴望著對方的索取。于是幾度春宵,李萌背叛了婚姻。直到有一次,她懷孕了,因為和丈夫都很小心,她知道這是那個男人的。

對方在電話中不慌不忙地告訴她“別著急,有我呢”,李萌在那一刻甚至覺得感動,甚至想過為他把這個孩子生下來。然而情人卻從此消失,她無處追尋,也知道自己被騙了。

仿若一夢,她想起了自己是有夫之婦,還有孩子,還有一個丈夫。于是她選擇了不要腹中的那個孽緣,然后回歸家庭。本以為事情就會這樣過去,然而沒想到,丈夫打掃衛生,發現了她的診療單,于是那段她本想徹底隱藏下去的感情被丈夫發現。丈夫把孩子送到奶奶家,然后說要和她談談。李萌道歉,下跪,哀求,哭泣,最終丈夫深嘆了一口氣,說了原諒。

然而,嘴上的沒關系好說,心里的千千結難解。李萌很快發現,有些事不一樣了。丈夫從前是個很溫柔的男人,但那之后,態度變化很大,尤其是夫妻間最親密的互動,再不復往日的體貼,而是充滿了刻意的肆虐。

她承受著,接受著,甚至默默地忍受著,想用自己的忍耐和順從換一份原諒,然而那份原諒再也不曾到來。她知道丈夫其實還是愛自己的,但是這種愛在她曾經的“自甘墮落”面前,找不到一個正常的表達方式。

李萌明白,她想留下就要承受羞辱,她想離開丈夫卻又不同意。但最終,她還是離開了,那天兩個人從民政局走出來,前夫送她一程,和她說“我真的想要原諒你,可我發現自己做不到”。李萌也最后一次說了一聲對不起,然后回答道:“也許,背叛婚姻后,選擇回歸家庭,是我犯的最大錯誤,也許我根本就不該回來。”對方默然,然后轉身離去。

婚姻,終歸是需要有些極端的,或者走,或者留。當錯誤已然發生,經不起翻來覆去,經不起騎馬找馬,更經不起將傷疤反復撕扯,這樣只會讓彼此之間的裂縫越拉越大。女人,你要承擔自己做事的代價,也要維持自己的體面,或者體面地離開,或者體面地留下! 


本文鏈接:http://www.0024793.buzz/xwdt/1379.html
江淮安徽麻将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