合肥偵探看到他我是那般欣喜若狂

嫁給丈夫之后,我一直認為自己不會再對第二個男人動心?墒,結婚之后,我發現這是錯的。結婚沒多久,我開始在夢中無休止地和另一個男人糾纏。合肥偵探這個男人要么極幽怨地看著我;要么會從身后輕輕地擁住我。他從不說話,但他的輕擁讓我從夢中醒來都能感覺到貼心的呵護。這總是讓我的心痛而顫。

合肥私家偵探看到他我是那般欣喜若狂

 

這樣的情況持續了一年多,我終于害怕。我開始沉迷于夢中不愿醒來。我對黑夜的眷戀已勝過白天時的清醒。我渴望與這個男人溝通;我渴望我和他的故事能在夢中有個了斷;我渴望我愧疚的心能在夢中得到些許的安慰。因為,這個男人我是認得的,而且,我一直對他懷有歉意。

 

文禮是我的高中同學,看到他的第一天,我們之間就有了說不清的感覺。那種感覺是神秘而喜悅的,我羞于他時刻跟著我的眼神,也羞于他不懂得遮掩的表露?墒,那個時候,我們都單純得只懂得去對一個人好,卻不曉得躲避傷害。

 

高一的下半年,文禮在一個課間坐到我的身邊,對我說:這個星期天我過生日,你來好嗎?我的直覺是拒絕,沒有任何用意的。平時連話我都不敢同他講,何況是去參加生日會呢。他很耐心,告訴我他請了許多同學,我不會感到拘束?晌疫是拒絕了,我沒有找任何理由,我在同學面前很干脆地回絕了他,我說:我不去。文禮在我身邊默默地坐了許久,才輕輕地起身離去。我沒有、也不敢看他的表情,我在心里對他說:對不起。我是喜歡文禮的,可我卻將這喜歡囚禁在心中。事后,我很想知道他的生日過得開不開心,可我不敢問任何人,我怕被誰看出我深藏心底的秘密。也因此,更不敢同他說話。

 

我們在一個班里一待就是3年,若說這是緣分,其實也是刻意的要求。在高二分文理班時,很久沒有同我講過話的文禮在身后問我:你報文報理?我低頭說:我報理。我是一心想學理科的,我一向討厭文科中沒完沒了的背誦。而且,這也是父親和家人的建議?墒俏衣牭轿亩Y對同學說他想報文科后,我還是猶豫了。突然間就有了一種生離死別的感覺,這感覺一點一點擰著我的心。長這么大,頭一回對一個人是這般依戀。在上報文理科的那一刻,我改變了初衷,選擇了文科。我要的,只是每一天都能夠看到他,哪怕彼此間沒有語言,我也會滿足,然而陰差陽錯,老師在念同學們的文理科選擇時,我聽到,文禮選擇了理科。

 

我回到家,偷偷地哭了一場,那一種心情有如一朵花錯過了一個季節。

 

第二天上課,文禮卻靜靜地坐在文科班的教室里?吹剿,我是那般欣喜若狂。我想,也許,他是在意我的。

 

然而這樣的一種喜歡是不聲張的,我依然不敢同他說話,不敢接他迎面而來的關切目光。他想了許多辦法接近我,還因此換了好多次座位坐到我的旁邊,但每一次,我都因心虛躲開了。我想我最終傷害了他。我記得很清楚,在高考的最后一天,考完最后一科,我走出學校大門時,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我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路邊的他。他看我的眼神同在夢中沒有什么分別。他就那樣看著我,一直看著。他眼神灼熱讓我因害怕而擇路逃去。我以為,那時的自己無法給他厚重的承諾,可是,卻忘了,或許那一刻起,我們將無從相見。

 

現在,他突然出現在我的夢中,突然以他往日的幽怨眼神似近非近地看著我,與我糾纏于夜里,讓我陷入迷離。每一個夢,每一次夜里的相對,都會讓醒來的我回憶曾經和他共有的每一個躲藏不及的眼神,每一句清晰的對話。每一天,我貪戀于夢,這貪戀緣于我在夢中找到了我再不會有的最初的感覺,這感覺越真實,我越知當初對文禮的傷害。

 

我是一個現實的女人,我清楚夢與生活是怎樣的兩個世界,可是,我無法控制自己不去想他。我想見他,我想當面對他說對不起。已為人妻的我,在每一天的忙碌中,在與丈夫相互的付出和依賴的日子里,我突然對最初的那段隱秘心事倍感珍惜。那樣一種心甘情愿,沒有索取的等待,實在不是每個人都能擁有的。我清楚,我所珍惜的正是我失去的?墒,我也別無他意,我想見他,只是想讓自己最初的情感能有一個美麗的結局。

 

然而,我并不知道他的去向,在我的記憶中,有關他的最后的消息是他考上了北京的學校。

 

夢,就那樣無休止地糾纏著我,我渴望解脫。畢竟我是一個有家的女人,我愛我的丈夫。

 

文禮是在我心情異常煩亂時出現的。他找到了我的單位。文禮說:你應該記得我。沒有驚喜,也沒有害羞,我迎著他的目光說:時間過得好快。這是真的,我們都已經不再是孩子,他目光也不再幽怨,他看向我的眼眸是成熟男人才會有的關切。

 

站在單位深長的走廊里,文禮說聽其他同學講了我現在的一切。我客氣地請他到家里坐坐,我說:我真的真的很高興你能來看我。文禮說不用了,能看到我活得這么好就可以了。文禮說這句話的時候,他眼中的關愛像是久未謀面的兄長。文禮看著走廊的盡頭說:我這次出差來這里,明天就要回老家了,有一樣東西我珍藏了3年,現在想送給你留個紀念。文禮遞過來一個包裝得非常整齊的盒子。我沒有接。文禮說:拿著吧,這是一盤沒有經過任何拷貝的毛帶

 

我沒有別的意思,只是文禮看著我,只是對往事有些執著。一直送文禮到樓下,文禮說他要趕回酒店,為明天回家做準備。文禮看著車來車往的街道,轉身對我說:這一走,我們不會再見面了,我可以可以抱你一下嗎?我略微地遲疑,而后緊緊地擁住他。

 

我沒有回家,在單位空蕩蕩的放映室里,我打開了文禮送給我的盒子,里面除了一盤帶子外,還有一張過了塑的紙片,上面復印的是我8年前應他之求寫給他的一首歌詞。他竟一直留著。

 

我看了帶子,那是一部動畫片。片中的女主人公是我,男主人公是文禮。

 

在片子中,男生請女生參加他的生日聚會,扎著長長辮子的女生很高傲地對男生說:我不去。男生低下頭去。許久,男生慢慢起身,慢慢離開。片子在這一刻用了夸張的手法,靜去了所有的聲音,只留下男生飛出胸膛的心,像玻璃落地般脆脆地在空中散去,散去

 

影片中,男生纏著老師,一遍又一遍地求道:老師,求求你跟學校說一聲,把我從理科班調到文科班,老師,我求求你了

 

一點一滴,每一個鏡頭都是我和他共同擁有的。這真實讓我有如回到了曾經。而我看得更清更清的是男生一次次受到冷遇后的心傷。

 

我們也有過最長時間的對話。那是高三的下學期。

 

影片中,男生坐在女生的旁邊,反反復復地唱著《夢醒時分》的最后那句歌詞:有些事你現在不必問,有些人你永遠不必等。女生轉過頭去,這是女生第一次主動和男生說話。女生說:不要唱了,調子不對,我教你怎么唱吧。男生說:好啊。女生在這時卻反悔:現在不行,等我有時間吧。男生也不為難她,說:那你把歌詞先幫我寫下來好不好?女生說:好。男生坐到女生的旁邊,看著她一個字一個字地寫好歌詞。

 

這時影片,在空中,用花開的聲音,把男生早已四處飛散的心聚攏到一起,慢慢地又飛回男生的體內。

 

男生把女生遞給他的歌詞,小心翼翼地折疊好放進上衣口袋中,說:真的是有些人永遠都不用去等嗎?男生的眼眸中渴望答案。女生輕輕說:有些事你現在不必問。

 

那的確是我們最長時間的一次對話,也是最后一次。在那次對話中,我一直以為等我長大后,自會給他一個答案?墒俏夷菚r太過天真,我忘了,我們在一起只有3年的時間,我們根本就不可能在這3年中長大。

 

一切都是真實的,惟一不同的是,影片中的女生知道3年的時光對他們來說意味著什么。女生在畢業前的最后一天接受了男生的愛意。

 

影片的結尾,男生和女生已成了男人和女人。在這時,導演完全打亂了影片一開始所講述的時代背景,把男女主人公放進了古時。導演所營造的氛圍是典型的男耕女織。影片中,男人和女人各自穿著短衫和長裙。男人在田間耕種,女人在田頭的小屋外一邊看著田里流汗的男人,一邊在織布。女人的臉上溢滿了幸福。

 


本文鏈接:http://www.0024793.buzz/zhentananli/1023.html
江淮安徽麻将APP